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統獨激戰 西班牙接管加泰隆尼亞

統獨激戰 西班牙接管加泰隆尼亞
 2017-10-23 自由時報

〔編譯茅毅、駐歐洲特派記者胡蕙寧/綜合報導〕為阻止加泰隆尼亞獨立,西班牙政府廿一日祭出空前嚴厲措施,包括將加泰隆尼亞獨派領袖解職、由中央政府派員代理、改選加泰隆尼亞議會等。西班牙外交部長達提斯(Alfonso Dastis)甚至表示,若西班牙中止加泰隆尼亞自治,希望加泰隆尼亞人民不要理會自治區領袖任何指示。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立即以聲明回應不接受,痛批馬德里不尊重法治並攻擊民主,統獨之爭的拉鋸越演越烈。

馬德里欲動用此前從未援引過的西國憲法第一百五十五條,強制接管加泰,當地獨派人士則將此舉與過去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將軍的獨裁相提並論,準備打消耗戰,訴求公民不服從、司法迫害等,並以支持獨立的民意為後盾,雙方各自出招。自治政府官員據傳將拒絕離開辦公室,迫使警方出手,屆時群眾將介入。包括部分警力在內的加泰政府官員,可能不願與馬德里合作,或故意違背馬德里的命令。為避免警民衝突再現,警方將陷入是否清場的兩難。

西國內閣廿一日召開緊急會議,總理拉霍伊提出將普伊格蒙特及該自治政府的部長解除職務,由馬德里接管、直轄自治政府部會,包括當地警力、財政與公共媒體等措施。拉霍伊也尋求其所屬人民黨佔多數的西國參議院,於廿七日表決時同意改選加泰議會。改選議會目前屬於自治政府主席的權力。

馬德里的強硬態度引爆加泰民眾強烈反感,四十五萬民眾廿一日湧入巴塞隆納街頭,揮舞黃、紅、藍三色的加泰隆尼亞旗幟,高喊「自由」及「獨立」。普伊格蒙特當晚在電視演說中指稱,拉霍伊犯下自佛朗哥以來,對加泰的公共機構及其人民「最惡劣的攻擊」,他下週將在自治議會商討如何回應馬德里。佛朗哥自一九三九至七五年在西國遂行獨裁統治,包括攫取加泰的自治權,並禁止在正式場合使用加泰隆尼亞語。

警察、教育系統被接管
加泰首府巴塞隆納市長克勞說,拉霍伊的行徑是對加泰自治政府的「嚴重攻擊」;加泰議會議長佛卡德爾更指稱,拉霍伊發動一場旨在罷黜一個民選政府的政變。目前,拉霍伊政府的優勢在於擁有歐盟領袖支持,西國現行法律對他有利,國家機器也在他手中。加泰自治政府及當地獨派領袖則寄望「哀兵政策」。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包括警察、教育和醫療系統,中央政府接管最大衝擊之一,是接管同情獨派的一萬六千名警察系統。

英國「衛報」報導,多年來加泰隆尼亞即將發生「火車對撞」的警告不斷,但西班牙政府從未規劃預防措施,情勢在馬德里決定接管加泰隆尼亞下變得戲劇化,更難以收拾。


華府觀察》中國的武力犯台時間表

華府觀察》中國的武力犯台時間表
 2017-10-23  自由時報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特稿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對台政策講話中,並未明確列出統一台灣的時間表,台灣可以鬆口氣了嗎?在華府的對台決策圈裡,似乎有一個時間表在催促著台灣正視中國武力犯台的急迫性。

「二○四九計畫室」研究員易思安的新書,揭露解放軍有個二○二○年武力犯台的計畫,這個訊息在十九大前曾在台灣引起騷動,後來發現易思安引用的是台灣國防部的報告,犯台論又不了了之。

不過,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及國務院代理亞太助理部長海大衛,在十月份的兩場演講中,先後提到台灣國防支出跟不上環境變化,台灣必須對其面臨的軍事威脅有急迫感。海大衛甚至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中疾呼,台灣「現在」就需要增加國防預算。據了解,白宮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博明甚至在和台灣對話時挑明,未來三到五年內,台灣必須建立可靠的嚇阻力才能防止解放軍蠢動。顯然美方的公開示警不是單一事件,而是來自整個川普團隊。

套句習近平的老話,「打鐵還要自身硬」,美方看重的不是習近平是否公開列出統一時間表,而是解放軍在習近平改革下擁有的能力,以及習近平在任內完成「中國夢」的決心。中國的「反介入與區域阻絕」能力使美軍介入台海的應變計畫更為複雜,台灣必須獨撐以等待外援的時間也拉長,台灣的最佳防禦策略就是變成中共難以下嚥的「硬骨頭」,使北京打消武力犯台胃口。海大衛明白地說,「台灣不能拿北京的容忍當做自身的安全」。

習近平是否計畫在第二任任期屆滿前「融合掉」台灣,美中台內部都有不同看法,除習近平本人,沒有人說得準他的時間表。但海大衛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中發表的二十一頁演說值得細讀,因為他從軍事層面詳細分析解放軍有哪些日趨成熟的能力,以及美方擔心的理由。

美台在近年的安全對話中,對於台灣國防資源應如何分配、不對稱戰力和傳統先進武器載台的優先順序、國防自主與外購的比重,一直有不同看法,有些爭議甚至成了雞同鴨講,演變成情緒性的反彈。蔡英文總統過境關島和夏威夷時,莫健會傳達什麼樣的訊息,令人矚目。


台灣雖然不必聽到中國武力犯台時間表就驚慌,自亂陣腳,但也不能以美國想要嚇人、逼台灣買武器一筆帶過,畢竟事關台灣命運。既然美台是夥伴,雙方已有戰略對話管道,就該誠實地交換彼此的戰略評估;更重要的是,台灣民眾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馬:台獨沒必要 也做不到

馬:台獨沒必要 也做不到
 2017-10-23 自由時報

〔記者林良昇/台北報導〕對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談話,前總統馬英九昨表示,態度不算特別嚴厲,但立場非常堅定,不容許獨立,馬還說,目前台灣獨立沒必要也做不到,相信行政院長賴清德談台獨是口誤,「要嘛維持現狀,要嘛跟大陸討論統一」,但時機似乎還沒成熟,大部分台灣人民都不覺得時機到了。

馬參加第二屆兩岸孫學研究青年學者論壇並發表演講,他指出,去年孫中山誕辰一百五十週年的紀念會上,習近平指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最適當的傳人,當時他就說:「應該是我們吧!」

馬說,「習近平先生希望做中山先生信徒,我們就來比一比我們到底做了多少」,如果孫學能做兩岸競爭或合作的目標,對兩岸都是好事。

有媒體詢問馬對習近平十九大報告的看法。馬認為,外界預期中國大陸會更強勢或訂期限,但都沒發生,態度相對不算特別嚴厲,但立場堅定,絕不容許台獨。

馬英九提到,台灣獨立是「沒必要,做不到」,如果台灣獨立,廿個邦交國會少多少?過去曾有外國記者問他「台灣為什麼不宣布獨立?」他當時就回:「哪有國家兩次宣布獨立?」獨立就是要分離,分離是要到哪去?這是台灣遭遇的困難。



國庫通黨庫恐被批 小蔣解嚴前曾沙盤推演

國庫通黨庫恐被批 小蔣解嚴前曾沙盤推演
 2017-10-23 自由時報

〔記者鍾麗華/台北報導〕國史館日前把「蔣經國總統文物」全數上網,相關檔案揭露,國安會在一九八六年十月時,已針對解嚴(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後國民黨可能遭遇的情勢預作沙盤推演,包括遭批其深入軍警、學校、情治與司法機關、「國庫通黨庫」等。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強調,解嚴是蔣經國為黨外人士突破黨禁所做的「被動因應」,並非主動所為。

蔣經國是在一九八六年十月七日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訪問,透露將解嚴。根據國史館檔案,在國際媒體報導後,國安會轄下的「國家建設研究委員會」,對於「政治情勢演變中可能觸發之重大問題」,包括黨政關係、政治運作、新聞傳播、學校管理與群眾運動等提出研究,並建議擬具對策。

其中提到新政團可能提出的要求,包括執政黨不得在軍中、警察、情治及司法機關、學校推展黨務;執政黨與各級行政機關應徹底分離;此外,「執政黨之一切黨務活動,不得動支國防、行政與事業機關之經費。」

薛化元表示,當中討論的內容,正是當時的現狀,事實上,雷震等人創辦的《自由中國》,早在一九五○年代,對於國民黨的黨政不分,介入軍警、司法、學校與行政機關多所批評。

對於「國庫通黨庫」,薛化元指出,《自由中國》曾在社論提到,「縣市黨部的經費,由縣市政府在『人民團體補助費』及種種名目項下撥給,已為人盡皆知的『秘密』」。


金恒煒新書評價兩人 「面對獨裁」胡適投降 殷海光不屈

金恒煒新書評價兩人 「面對獨裁」胡適投降 殷海光不屈
 2017-10-23  自由時報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政治評論家金恒煒昨舉行「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新書發表會,該書引經據典將前中研院長胡適請下神壇,批判胡適背叛自由主義,為錢向獨裁者低頭,還主張「容忍比自由重要」;反觀前台大教授殷海光面對迫害不改其志,更寫社論批判政府,所幸被陳布雷所救,當下才沒被老蔣追殺。

前總統府秘書長、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站台指出,此書有提及他祖父陳布雷和殷海光的淵源,殷當年在中央日報當主筆,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四日曾發表社論批判政府,該文章引發蔣介石大怒,將陳立夫叫去官邸,要陳糾正中央日報。

陳師孟表示,陳布雷是十一月十三日自殺,死之前也曾向老蔣說,「那是年輕同志不必去追究」,其實陳布雷背後有幫忙,若陳順著蔣介石怒火,殷海光處境會更艱困。

陳師孟提及,胡適標榜是自由主義者,最後卻服膺於威權主義,放棄自己過去理念,走向獨裁那一端,胡適拿國民黨的錢去美國,為了當中研院院長,馬上接受條件回台,即便是獨裁者蔣介石也能低頭。

台大歷史系教授李永熾也說,當年吳國楨在外國質疑蔣介石,胡適竟痛罵吳國楨,質疑吳怎可在國外罵自己國家,還主張「容忍比自由重要」,言論非常支持獨裁者。


林峯正:救國團和國民黨未切割

林峯正:救國團和國民黨未切割
2017-10-23  自由時報

〔記者楊淳卉/台北報導〕行政院黨產會明天將就救國團案召開第二次聽證會。黨產會主委林峯正受訪表示,國民黨早期在黨改造委員會成立救國團,救國團的人事和業務狀況長期要向黨報告,接受黨的指揮;救國團登記為社團法人後,其財務、業務經營方式仍沒改變,和國民黨關係未切割,前救國團主任李鍾桂甚至曾赴國民黨中常會做業務報告,「其實滿清楚的」。

此次聽證會爭點為「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根據黨產條例,要從救國團的人事、財務或業務是否曾受國民黨實質控制,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國民黨實質控制來認定。

黨產會委員指出,救國團在一九五二年成立時,確實全是按照國民黨的需求,補足黨在青年工作缺失的部分,救國團至一九六九年才脫離國防部;嚴格來說,救國團成立後,雖隸屬政府部門,但的確是國民黨直接指揮的部門。

該委員指出,救國團一九八九年登記為社團法人,但救國團「從頭到尾沒有真的移轉出去」,團部未公司化,也未經大幅度財產移轉,仍在原本架構下,維持一個奇怪的社團法人運作,與外界理解的社團法人「還差很遠」。



全國6萬社團 僅救國團「主任」 當家

全國6萬社團 僅救國團「主任」 當家
 2017-10-23 自由時報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內政部清查全國六萬多個社會團體,發現僅「中國青年救國團組織章程」與其他社團規定不同,竟以「主任」執行團務及對外代表本團,嚴重違反「人民團體法」規定,上週一再度發文救國團,要求必須修改章程。

救國團以「主任當家」,有別於一般社團以理事長執行會務,及對外代表社團的運作方式,內政部繼六月十二日發文要求改善後,十月十六日再度行文要求修改章程。

內政部公文表明,救國團章程第十八條規定「本團置主任一人,負責執行團員大會及團務指導委員會之決議,執行團務期間,對外代表本團」,與現行「人民團體法」及「督導各級人民團體實施辦法」扞格。

內政部要求,救國團須依「人團法」規定,重新修改組織章程,提經團員大會討論,由半數以上團員出席,出席人數三分之一以上議決通過後實施;在未修法前,仍須遵守人民團體法和相關法令規定。

內政部證書載明負責人是召集人白秀雄
據透露,在內政部今年三月核發給救國團的「全國性及區級人民團體負責人當選證書」上,載明負責人是現任救國團召集人白秀雄,職稱為理事長,任期自今年二二八至二○二○年二月底止,文件亦經內政部長葉俊榮簽名及官方蓋章認可。知情人士指出,救國團由主任葛永光領導,召集人白秀雄被章程規定給架空,在救國團內根本「有名無實」,甚至連內政部發給救國團的公文都看不到,還要自己向內政部另索取公文來看。

白秀雄表示,他沒有想過葛永光會不給他看公文,還說「這是制度問題」,他自己隻身一人到救國團做改革,這個中國青年救國團根本是「中國老人聯誼社」,會員普遍七、八十歲以上,最年輕也五十多歲,他正草擬新章程草案,屆時再看內部願不願意接受改革。

白秀雄透露,雖然組織章程規定,主任由召集人選出,但葛永光是救國團榮譽主任李鍾桂硬塞給他的人選,在他接召集人當天,救國團馬上要他提出主任人選,說三天內不提出的話,救國團會被解散,更向他推薦台大教授、前監委葛永光,事後自己才發現,葛曾當過國民黨知青黨部書記長,與救國團淵源非常深。

內政部合作及人民團體司籌備處表示,救國團是在一九八九年向內政部登記為社會團體,延續蔣經國「主任當家」傳統,在最早的那份組織章程中便已載明。

官員也透露,在以前特殊年代,救國團歷屆主任都是黨政大老,內政部有哪一個官員敢違反規定,所以「獨樹一格」的救國團章程,廿幾年來即使不符合規定,也沒被要求合乎現行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