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大選前…余光中寫詩讚周美青「百年難見」 文壇:御用詩人

大選前…余光中寫詩讚周美青「百年難見」 文壇:御用詩人






▲詩人余光中。(圖/CFP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ET Today

詩人余光中過世,文壇除了哀悼之外,也因為余光中明顯的政治立場以及政治行為,引起本土派的批評。像他曾經密告鄉土作家傾共、為馬英九辯護「bumbler」的意思,還在總統大選前夕寫了一首讚頌周美青的〈某夫人畫像〉,內容「明貶暗褒」,充滿奉承意味,被當時文壇炮轟根本是「御用詩人」。

20111212日,余光中在聯合報副刊上登了一首〈某夫人畫像〉,讚揚周美青的質樸、不奢華、關懷弱勢,還「透明得藏不了八卦/卻又閉塞得沒有後門」,連「時裝界,美容界,狗仔隊/真掃興,都不知何處下手」;在不能關說的情況下,詩中也提到「太不近人情」,但看似貶低的敘述,其實是讚揚。

詩中提到,「最俏,最夯,最酷的時尚/也追不上她矯捷的健步」,下段馬上接著「反潮流一般急於追趕的/是最慢最苦最土的貧童」,其中用分別3個「最」字代表奢華、與周美青質樸的對比;下面更提到「她投身其中的窮鄉僻壤/荒瘠得種不出選票,鈔票」、「百年難一見,你真的,我問你/要把她換一位夠濶的夫人?」來彰顯第一夫人呈現的好形象。

但余光中長期以來推行的「文化中國」價值、與政治力又多有接觸與代言,這首詩又寫於2012年總統大選前、又是刊登在聯合報副刊,馬上引起爭議;除了讚揚特定人物之外,其中「不用英文,用法文,義大利文」的段落,也讓人質疑在諷刺另組候選人「蔡英文、蘇嘉全」,文壇上忍不住諷刺這根本是「御用文人」的等級,當然為自己支持的政治人物寫詩沒什麼不對,但在選舉前就有一種拍馬屁的嫌疑。

另外,文壇上向來有種「文學不為政治力服務」的精神,雖然政治作家還是不少,但做得太過火還是會有爭議。余光中在1977年、同樣是聯合報副刊,曾刊載一篇〈狼來了〉,暗指當時的鄉土文學作家「親共」;那段時期,包含唐文標、陳映真、王拓等人,都被指控有左派、共產思想,害對方被調查、失去發表作品機會,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文壇直批「根本是想要他們死!」

在這種背景之下,2011年又出現這樣一首歌功頌德的詩作,文壇難免對余光中的立場、寫作動機有所懷疑,2012年發生《經濟學人》以「bumbler(笨手笨腳的人,決定常常是錯誤的人)」形容前總統馬英九,他也以翻譯大老的身分批評媒體翻譯錯誤,認為「bumbler」是「拙」,踏實不輕舉妄動、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詩人鄭炯明直批「這是詩人的墮落」、宅神朱學恆也諷刺「簡直是弄臣」。

▲詩人余光中。(圖/CFP

2015年,年輕詩人宋尚緯發表〈某先人畫像〉,詩中提到「我們對夫人沒有敵意/但也沒有敬意/畢竟要種出選票與鈔票的/是那位一直發人傳票的丈夫」、「而你的鄉愁終究/終究變成鄉間的仇恨了」,諷刺余光中大中華式的思考,也在文壇引起新生代與前輩們的爭論,但多年來,文壇雖然心照不宣,卻也沒再互相攻擊彼此的觀點,余光中目前已過世,也象徵一個時代的消逝吧。

〈某夫人畫像〉

歐洲風精品店的大帝國
佔領了全世界的機場
LVGucciFendiBulgary
不用英文,用法文,意大利文
都無力叫她回頭一顧
最俏,最夯,最酷的時尚
也追不上她矯捷的健步
而她急於擺脫掉隨扈
反潮流一般急於追趕的
是最慢最苦最土的貧童
那些弱勢弱智化外的孩子
把他們擁抱熊抱在懷中
她投身其中的窮鄉僻壤
荒脊得種不出選票,鈔票
她排隊總愛排在隊尾
入座常常不坐在前排
她的奢侈是體育和文化
一球精準地投入雲門
眈眈的鏡頭再尖,再快
也捉不到半粒克拉的首飾
對名車,遊艇,盛宴或豪宅
慚愧,她真是無趣又無知
她眼裡似乎無貴又無富
這未免太過不近人情
你要去找她說情喬事嗎
我勸你別費事了, 聽說
她家透明得藏不了八卦
卻又閉塞得沒有後門
時裝界,美容界,狗仔隊
真掃興,都不知何處下手
百年難一見,你真的,我問你

要把她換一位夠濶的夫人?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以「戰略耐性」因應「戰略躁動」

社論》以「戰略耐性」因應「戰略躁動」 自由時報

「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在川普接聽「台灣總統」電話,從而引起北京的不斷測試,似乎有從模糊走向清晰的跡象。中國軍機軍艦「繞島巡航」,而後有中國駐美公使發表武統論調,官媒還接著加碼:美國軍艦進入台灣港口,解放軍海空軍會一舉消滅台灣的賣國當局!目前,美國對「繞島巡航」似乎還在冷眼旁觀。AIT主席莫健在台灣表示,美國軍艦靠台一事還沒成為正式法律,若此事成真,中共不知該如何是好,才會有如此對美國國會施壓。

比莫健講得更具體的是薛瑞福,他出席參院軍委會的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提名聽證時指出,他支持美台軍艦互訪,也認為這樣的訪問完全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言下之意,台美的準軍事同盟與一中政策是兩回事。軍售台灣,軍艦互訪,承不承認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問可知。很明顯,美國的一中政策,延續了一九七一年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只確認中國代表權在北京政府,未在台灣主權對中國有所承諾。北京對此應該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想透過種種武統放話及軍事冒險行動,來迫使美國的一中向中國的一中趨近。不過,在自由印太的戰略思維下,這樣的中國夢越來越不切實際了。

川普延續歷任政府的立場,以中美三個公報與台灣關係法來「拆裝」美國的一中。由於北京近年的「戰略躁動」,美國的一中,中國的一中,逐漸浮現一條越來越清晰的分界。美國的一中,係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其中只有一個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一九七九以前,美國承認是中華民國;一九七九以後,美國改而承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至於台灣的主權,無關乎中國代表權的歸屬。此所以,中美建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同時制訂了台灣關係法,創下以國內法重新定義台美關係的特例。該法的協防對象是台灣,假想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國公使在川普簽署「二○一八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前夕的動作,當非無的放矢。中國外交部之重申和平統一,也不是駁斥這位公使。相反地,比較像是兩面手法的操作,一方面嚇阻川普將國會的決議付諸行動,一方面繼續以和平統戰和「繞島巡航」弱化台灣的抵抗意志。就此而言,台灣應該從中國公使的狂妄蠻橫看透,和統根本是虛情假意,絕不放棄武統才是內心話。而美國,必須以深化台美軍事關係,隨時嚇阻中國的軍事冒險主義,一如我國總統首次直選的台海危機。可以說,自由印太的可能發展,台灣這個夥伴的安全將成一個試金石。

中美關係正常化過程,其戰略平衡調整,包括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穩住第一島鏈之錨,這是以行動詮釋美國如何「認知」北京對台灣主權的片面之詞。老實說,即使反對台灣(與中國)片面改變現狀,美國對台灣仍有別的定位區間,或許這是中國威脅日益升高,台灣可以務實摸索且跟美國尋求交集的定位區間。但我們也一定要先有這樣的認知,台灣要尋找滿意的自我定義,須先本身擁有足夠的實力,從國防到經濟、從人口到創新產業等硬實力,都必須莊敬自強。否則,一如另一個中國官員撂的狠話:誰理你啊!

對於中國頻頻挑釁,莫健肯定台灣的反應克制、恰當。莫健此話點出,台灣表現出應有的「戰略耐性」,那是目前地緣政治的較佳角色扮演。事實上,台灣避免落入中國衝突邊緣策略的圈套,符合台灣與區域的共同利益。但只要地緣政治板塊移動,尤其是中國的軍事冒進主義危及區域和平與安全,台灣的角色扮演會有什麼變化,那就是北京「繞島」、「穿島」必須考慮的風險。或許,台灣與國際都要有的劇本準備之一,竟是「台灣獨立被動式」!於是,以「戰略耐性」因應「戰略躁動」,在「維持現狀」中做好萬全準備,或許是台灣審時度勢的務實選擇。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美國務院回應李克新武統臺灣言論 籲兩岸對話

美國務院回應李克新武統臺灣言論 籲兩岸對話

針對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上周在華盛頓發表有關武統臺灣講話,美國國務院星期一說,美國鼓勵台海兩岸展開建設性對話,以和平方式解決分歧。

國務院發言人在回復美國之音的電郵中說,“美國對台海地區的和平穩定有深遠的利益,我們鼓勵北京與臺北當局進行建設性對話,尋求通過台海兩岸人民都可以接受的方式和平解決分歧。”

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上星期五在大使館一場有關中共19大及川普總統訪問中國的說明會上,針對美國國會通過的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NDAA)中,關於美國軍艦停靠臺灣港口的涉台條文表示,這將啟動中國2005年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他說,“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我人民解放軍統一臺灣之時。”


李克新: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聯合報網路視頻截圖)

李克新有關“武力統一臺灣”的講話不僅立即引起臺灣輿論譁然,臺灣外交部、陸委會及總統府相繼作出回應,批評李克新的說法無助於台海兩岸良性互動,臺灣政府“絕對不會因此妥協屈服”,在華盛頓也引起學界熱議。

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星期一在推特上發文說,“擺在眼前的事實很明顯,那就是中國駐美大使寫了一封威脅信給國會議員;中國‘外交官’也作出公開威脅,要國會撤除國防授權法中有關(軍艦)停靠臺灣港口的文字。一場政治影響行動已經產生作用了。”

卜大年在前一天即發推說,臺灣的地理戰略重要性隨著東南亞成為美中競爭主要場域而與日俱增,它應該成為美國“第一島鏈戰略”的一個部分,而我們卻在這裡辯論港口訪問的問題,這正是中共想要的。

他說,中共認為臺灣的“事實獨立存在”(existence of de facto independent)就具有挑釁性,認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具有挑釁性,這是為什麼他們每一天都打壓她。

全球臺灣研究所執行主任蕭良其(Russell Hsiao)星期天也發推說,一次又一次,北京展現出來的是它對和平解決台海問題的承諾並不可靠。他說,為一個完全符合美國現行政策的法案而威脅要侵略臺灣,“是一種對意圖脅迫與主導美國政策不成比例的過度反應。”

蕭良其也在回應卜大年的推文中說,重要的是美國是否認為軍艦停靠臺灣具有“挑釁性”,而不是由北京任意畫紅線。

卜大年的推文也引來華盛頓一些關注台海情勢的智庫學者回應。

前美國國防部亞太事務副助理部長、目前是威爾遜中心亞洲專案主任的鄧志強(Abraham Denmark)說,只有當中國自己認定它受到挑釁,一艘軍艦停靠臺灣港口才算是具有挑釁性。重要的是什麼才是對美國和臺灣最好的做法,而不是任何人認為是否“挑釁”。

美台商業協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會長韓儒伯則說,中國宣稱美國軍艦停靠臺灣港口就會引發戰爭的說法“完全沒有可信度”,他們指望的是以這種方式讓美國“自我審查”,停止對臺灣的支持。

針對李克新關於武統臺灣的講話是否代表中國政府的立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星期一在北京的例行記者會上對於這個提問答覆說,中國政府持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陸慷強調,中國“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絕不容忍國家分裂的歷史悲劇重演”,他還重申,中國堅決反對美台有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和軍事聯繫。

李克新武統說 中國很麻煩

李克新武統說 中國很麻煩
2017-12-11 06:00  自由時報

施雅軒
對於美國國會「二○一八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評估美台軍艦互訪,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八日在華盛頓說明中國立場,那就是「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換言之,就是用武統台灣作為回應。其外交驚駭度破表,令人不可思議。因為武統台灣在中國媒體或是軍事人員的公開言論屢見不鮮,然而中國政府以官方之姿發表武統說,實在相當罕見,因為少有外交官員願意拿政府公信力作為賭注,這恐怕是中國政府外交危機的開始。

李克新於二○一五年四月就任,自然知道台美軍艦互訪評估是有政治脈絡可循。早在二○一六年十二月美國總統歐巴馬所簽署的「二○一七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即提及台美軍事交流;而二○一七年六月參議院軍委會完成「二○一八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審議,九月參議院通過審議,十一月眾議院軍委會提交兩院協調報告,在在針對台美軍事交流進行制度性建構。如今這位就任時被形容「是一位十分低調而溫和的」公使,橫空出世一條武統台灣的紅線,期盼能擋住台美軍事交流,恐怕來自外交的結構性誤判,不禁令人捏一把冷汗。

理由很簡單,因為這位公使所劃出動武的紅線,很容易用低成本來測試,只要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派出運輸艦或是救援船來台灣高雄外海停泊即可達到目的。前些日子因應川普訪中,中國政府才花費二五三○億美金,約十二之一的外匯存底,來拉抬美中兩國關係。現今無法阻擋台美軍事互訪的評估,外交部門輕易地在華盛頓劃出武統台灣的高成本紅線,這高、低成本的不對稱,就是這場美中外交賽局驚駭的源由。

假如中國政府在近期沒有對該說法進行修正,恐怕將面對美國永無休止的低成本外交軍事測試!中國政府可別忘了,當下東北亞的朝核問題還沒結束!

(作者為高雄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

鏗鏘集》被反智之庫拖累

鏗鏘集》被反智之庫拖累
2017-12-11 06:00

智庫任務在想出「不一樣」的點子,如果美國智庫論述「民主是好東西」,那是腦袋敗壞,但在中國提出這種說法,那就是清新可喜的「高論」。
民主早有共同定義,中國毫無民主可言,現在中國反智之庫指黑為白,以「崛起」的中國作為民主的標準,自命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還召開羞於公佈名單與內容的「世界政黨大會」,真是荒謬的極致,教熊貓族無顏見人。
國民黨威權統治也不遑多讓,高壓手段剝奪人權,特務殘害人民。走過那種黑暗時代的台灣,在解嚴三十週年後終於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對國家轉型,平反冤錯假案是「好東西」。

國民黨臉上無光,但卻是最大受益者,因為民進黨負起責任,替他們清除國民黨威權統治留下的沉重包袱,讓它可以改頭換面,在民主體制下公平競爭。
但國民黨的反智之庫和立委卻很天才,反對促轉條例的理由居然包括台灣並沒有「威權統治」;促轉條例應該包括日治時期,慰安婦的帳也要算;有人辯稱蔣介石反共保台有功,促轉條例「違憲」;有人罵民進黨搞「清算鬥爭」。

這些理由自取其辱:急於衛護蔣介石的雕像與「紀念堂」,卻忘了如果蔣介石反共有功,那更凸顯他們投共的叛逆;蔣介石親日,「以德報怨」,他們卻迎合中國反日,暗批蔣介石不關心慰安婦;套用毛家血腥的「清算鬥爭」,罵平反冤錯假案的民主程序,更是反智。

「中華民國憲法」時空錯置,通過時只有幾個台灣人出席舉手,強行在台灣實施就是最大的不公不義;而蔣介石為一己之私帶頭違憲不知凡幾,國民黨炒違憲,只有把自己的臉打得更腫。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蘋論:救國團應該先自救

蘋論:救國團應該先自救
2017/12/09  

「救國團」近來風波不斷,這個威權時期遺留、長期接受政府補助的「民間團體」,不但特權經營活動中心、補習班、旅宿等生意,還一再抗拒民主改革,其組織運作已與社會嚴重脫節,實在應該先「自救」再來談「救國」了。

救國團前身是1952年成立、隸屬國防部總政治部的「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由蔣中正兼任團長、蔣經國任首位主任,在威權時代曾風光一時,很多45年級生都參加過救國團各類營隊,這些政治色彩濃厚的團康與學習活動,成為中年世代的青春記憶之一。

主任當家拒改革
然而,1989年改向內政部登記的救國團,先在名稱中拿掉「反共」,近年作為也都跟「救國」沒什麼關係。救國團榮譽召集人李鍾桂去年參加中共舉辦的孫中山誕辰150周年紀念活動,竟在演奏中國國歌時肅立致敬;救國團各地活動中心長期被爆特權賤租國有地、救國團經營的補習班被爆未立案及公安不合格,都是救國團近年出現的爭議。

在這種情勢下,社會學學者、當過馬英九台北市政府副市長的白秀雄出任救國團理事長,大力推動修改章程,將救國團從「主任當家」改為民主時代的「理事長制」,已是轉型重要契機。如果救國團能夠與時俱進改革,並且名實相副更改團體名稱,才能真正擺脫黨國色彩、融入台灣社會。
沒想到,就在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之際,救國團竟逼退白秀雄並否決其提出的章程修正案,兩相對照成為莫大諷刺。

社會期待能轉型
救國團此舉,很像是之前抗拒改革的體育單項協會。同是威權時代遺留的體育單項協會,充滿少數人或家族長期把持、壟斷資源、組成封閉等弊端,直到民意怒吼,立法院修改《國民體育法》,才被迫啟動改革腳步。
長期由榮譽召集人、主任實質主導,透過教育部《青年活動中心住宿設施管理及安全維護辦法》在各地賤租國土的救國團,當務之急是體察台灣社會對威權時期團體轉型的期待,不能再誤判情勢,以為可以永遠維持主任當家、成員封閉、特權經營活動中心與旅宿的組織運作。


救國團若轉型成功,回歸人民團體的民主運作,開放成員多元參與,未來還有很多中性的青年服務工作可做,有機會脫胎換骨、浴火重生。但若持續抗拒民主轉型,堅持把改革力量擋在門外,等到教育部廢止《青年活動中心住宿設施管理及安全維護辦法》,屆時救國團恐怕連自救都來不及了。

不是清算鬥爭而是真相和解

社論》不是清算鬥爭而是真相和解
2017-12-09 06:00
推文到plurk

立法院5日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立委在三讀通過後齊聚議場,慶祝轉型正義即將獲得落實。(記者朱沛雄攝)
立法院5日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立委在三讀通過後齊聚議場,慶祝轉型正義即將獲得落實。(記者朱沛雄攝)
立法院週二院會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由行政院下設「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其五大任務分別是: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不當黨產處理及運用;其他轉型正義事項。此一國人期盼已久的立法,卻遭「黨國附隨」群起質疑,所謂冤冤相報、清算鬥爭、大中小學改名擾民、新台幣更換傷財,不一而足。
其實,民進黨所推動的轉型正義,嚴格來說並不是清算鬥爭,而是真相和解。換言之,並不是要把所有的附隨者繩之以法,而且無限期地追究到底;相反地,比較傾向是查明真相,必須負責者應該真誠認錯道歉,並協助促使歷史真相之見光,以此寬慰受害者並獲得原諒,從而雙方在真相的照明下完成和解,大家一起放下沉重包袱,共同開創一個足以彌補過去缺憾的未來。但台灣的對立氣氛猶存,「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比起戰後德國追究納粹,實在是溫和到令人不得不懷疑會有多少成效。
有些威權餘部至今頑抗到底,談到轉型正義便無所不用其極地將之扭曲為清算鬥爭,而且把轉型正義牽拖一大堆經濟成本的歪理,換鈔票、換路名、換校名等等花錢擾民的指控,似乎意在將轉型正義污名化為類似中國文革的清算鬥爭。其實,根本沒有人想對他們清算鬥爭,「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本質也不在此。他們這種心態所流露的,或許就是執迷於過去迫害他人的黑暗之心,所以至今仍妄想他人會以同樣的黑暗之心進行報復。實際上,台灣社會的善良,遠遠超乎他們的想像。
此外,他們一直把轉型正義往清算鬥爭論述,似乎還有一個不願為人所知的意圖,那就是,他們打從心底根本不想讓真相浮顯,根本不想認錯道歉,根本不認為低端的被害者有資格跟高端的他們和解。「我們是統治者,你們是被統治者」,這樣的關係是不容倒置的,如果民主要倒置這種關係,他們寧可投靠宿敵以確保這種上下隸屬關係。當然,在台灣社會這種人已經不多了,只是他們盤踞在關鍵權力部門,所以還能藉機發揮混淆視聽作用。
此所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千呼萬喚出爐了,大家也不能誤以為從此正義獲勝、邪不勝正了。一年多來,當年的藍色黨國附隨,改頭換面為紅色黨國附隨:不再反共要促統,不能說中華民國的存在,中華民國今日還能存在都是靠中國共產黨,胡言亂語令人頭昏眼花。那些人從藍色黨國附隨無縫接軌到紅色黨國附隨,不僅心中毫無在台灣真相和解的懸念,甚至還寄望紅色黨國再征服台灣,讓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悉數歸零,以便他們繼續以新黨國附隨之姿凌駕台灣。
以故,轉型正義對他們手軟,等於是對正義的殘忍。追討不當黨產,盤點附隨組織,至今仍遭黨國附隨負隅頑抗;少數別有用心者利用年金改革,死命動搖軍公教對國家政府的忠誠;更不要說,司法碰到馬英九就轉彎。至於那些擺出「中正捍衛隊」姿態者,認同早已「身在曹營心在漢」了,萬一哪天真的兩岸同屬一中,恐怕也會是這批人最早跳出來高喊「去蔣」,以向紅色黨國爭取立功表現吧。納粹的附隨沒有另一個納粹得以庇護,黨國的附隨卻有另一個黨國得以寄生,與德國不同的情境,乃是台灣的挑戰。

最重要的,國人要有一種認識高度,台灣清除威權象徵與結構,乃是邁向正常國家的療程。台灣沒選擇清算鬥爭的路數,而選擇真相和解的途徑,那就要讓真相盡其可能地水落石出,當過去的黨國附隨面對陽光脫胎換骨為民主公民,我們的國家才有機會加速和解,歷史的傷口才會綻放出芬芳的鮮花。至於繼續毀棄、損壞或隱匿真相憑據者,若不克摘奸發伏依法科刑,或只能透過一次次的民主洗禮讓他們沉默消失。也許,沉默消失,乃是清算鬥爭、真相和解之外的第三條路。只不過,要防止他們的迷夢藉由紅色黨國捲土重來。